首页 > 体育 > 情深似海:总裁溺宠小盲妻 > 第49章 做什么都会错

第49章 做什么都会错(1/1)

目录
好书推荐: 崛起,从1900开始 撩爱成婚:情迷首席裴先生 强宠成婚,总裁一睡定终身 顾倾城赫连烨 苏惜颜顾亦寒 九脉至尊林炎 偏执帝少冷情妻 许小鱼傅承彦 当他的白月光 闲鱼师妹

情深似海:总裁溺宠小盲妻第49章 做什么都会错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月光下,沈心慈的皮肤瓷白细腻,脖颈瘦削,手臂修长,白皙的脸蛋上又有着刚刚睡醒的慵懒,散发着诱人的味道。

“是你吗?”她的声音很轻,听在男人的耳朵里,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分外的撩人。

霍起云表情渐渐变得柔和,推开了房门,缓步进入:“是我。”

他一边解着领带,一边靠近,正要上去的时候,女人却忽然开口:“这边的床,太小了,你要是回来的话,我们还是回主卧吧!”

听到这话,男人的眼睛猛地瞪圆了。

他是何等聪明的人,哪里会不明白女人这么做的用意,他刚刚还温柔的神色立刻变得狠厉。

“你在嫌我?”男人暴怒的匍匐上前,将她整个儿困在怀里面,厉声道:“你从主卧搬出来,是因为嫌我!你不想在这边做,还是嫌我!你怕我脏了你的地方,对不对?”

沈心慈嘴唇颤了颤,有些难堪,还未来得及出言解释,男人阴鸷的脸却已经盖了下来:“好,很好!沈心慈,既然你非要跟我分得个清楚明白,那很好,从今以后,除了床上关系,我们没有别的关系,按次收费,我不会占你便宜,也不会多给你一分一毫!”

侮辱至极的话语,听在沈心慈的耳朵里刺得不行,她没想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,下意识的推搡着想辩解一句,可在男人看来,她的动作却成了反抗。

“你连这点义务都不肯了?”霍起云挑眉,扣在沈心慈肩膀上的手收紧,表情变得更加讽刺:“莫不是你还在为叶向阳守节?可那小子已经有更漂亮的女朋友了啊,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!”

沈心慈嘴角微微抽了抽,她很想笑,却又害怕激怒这个男人,惹来更多的祸患。

“我再说一次,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关系。”竭力稳住情绪,沈心慈尽量

心平气和的说:“霍起云,我是你的妻子,在我和你的婚姻之间,我的身,我的心,当然只有你一个男人,你不信自己可以,但你至少要相信你背后的霍家啊!你比谁都明白我是为什么才嫁给你的,为了霍太太的位置,我也会好好珍惜的,你为了一点莫须有的东西这样冤枉自己的妻子和表弟,真的有意思吗?”

她的话有理有据,听在男人耳朵里却莫名的不是滋味。

是了,他早就知道她嫁给自己只是为了霍太太的位置,如今亲耳听说的时候,他又在纠结什么。

只谈姓氏,不谈感情,各取所需,这不一直都是他向往的婚姻状态吗?

“早知如此,你又在扭捏什么?”男人出口的语气依旧是冷的:“从主卧搬出来,拒绝我,违抗我,沈心慈,这又是你的把戏吗?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多看你一眼吗?”

沈心慈嘴巴张了张,心脏跳得很厉害,却半响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说什么呢?反正无论说什么,都只是吵架,他们之间,也只剩吵架。

“你喝醉了。”她声音很轻,有些恐惧,又有些试探的说:“你等等,我去叫一下周妈,给你煮碗醒酒汤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男人长臂一捞,就扯住了她的手腕,手上一重,她就结结实实的摔在柔软的被面上。

“发发汗就好了。”他的身子匍匐了下来,她看不清他的表情,却能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,她惊惧的闭上了眼睛,然而等了好半响,却没见他进一步的动作。

“霍起云?”她小心翼翼的唤了声,下一秒,他却将她抱起,一个天旋地转,她坐在了他的腰上。

“我手受伤的那晚,你表现得很好。”男人低沉而暗哑的声音在耳畔传来,带着点诱惑的味道。

霍起云到底喝了酒,有些疲乏,结束的时候,她的

腿酸得不行,他的腰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拖着酸涩的身体,沈心慈慢腾腾去洗澡,出来的时候,男人仍然靠在床头抽烟,只是今晚这个客房面积比较小,窗户也开着,烟丝都飘出去了,所以总体还算好。

沈心慈慢慢的走到男人跟前站定,好半响,都没等到男人让她吃药的命令,不由得有些诧异,懊恼的转身,准备从另一边绕回自己的位置上。

没想转身的那一刻,却又被抓住了手腕,她猛地被拽回床上,被迫靠在男人的胸膛,男人带着点烟味的热气,扑面而来。

“刚刚杵在那做什么?”他的声音很冷淡。

今晚他的心情不算好,沈心慈此刻也不敢招惹,以免招来更多的惩罚,连忙回答道:“我在等。”

“等什么?”烟丝燃尽,男人的语气也有些不耐烦了。

“我……”沈心慈悻悻的抬头,兀自捏紧了拳头,虽然有些难堪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:“药,你不是一直都让我吃药吗?”

虽然最近的她都吐掉了,但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。

“你倒是听话。”霍起云哼了声,脸色立刻沉了下去。

是了,他怎么忘记了,半个月前的那次就没有喂她吃药。

沈心慈有些懵,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,以往不都是他逼也要强迫自己吃吗?

她有些意外,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这个男人了。

正心塞着,男人眸光一凛,声音冷冷的:“你不是很想要个孩子吗?怎么会特意提醒我?沈心慈,你是不是又在谋算着什么?”

沈心慈吓得一哆嗦,声音都是颤抖的:“天地良心,我哪里敢谋算什么。”

她都被折磨怕了,她在他面前,哪里敢有一点小动作呢?

似乎很满意这女人的表现,霍起云的表情,终于微微松懈了一点:“行了,已经很晚了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!

这一夜,两人终于相安无事的过了一晚。

霍起云洗过澡后,很快就睡着了,这段时间以来日夜折磨超出负荷的生活,他的确是累了。

身旁传来了淡淡的鼾声,沈心慈却有些睡不着。

爱了这个男人六年,要说一夕之间完全死心,那都是假的。

她只是越发的想不通了,这个男人明明除了自己没有任何女人,而且如今还不再逼自己吃药,他到底在想着什么?

他们都已经是夫妻了,他又没有离婚的打算,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仇恨,值得他放不下过去,如此的对她呢?

想像寻常夫妻一样好好过日子,真的有那么难吗?

还是真的只有离婚一条路?

一夜辗转,不知何时模模糊糊睡去,第二日醒来的时候,身旁的枕头已经没有了男人的存在。

沈心慈松了一口气,只当他已经离开了,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从衣柜里拿出要家居服,刚脱下身上的衣服,却忽然听到男人嗤的声音。

沈心慈心里一惊,下意识的抱住了胳膊,男人的嗤笑声却更甚了:“怕什么?你全身上下哪处我没见过!”

这一刻她又痛恨自己是个瞎子,连房间里有人没人都不知道,她尴尬的咬紧了牙关,硬着头皮穿好了衣服,身后椅子微微动了一下,男人也紧跟着站了起来。

“忘了告诉你,刚刚奶奶来过一趟了。”霍起云笑了笑,盯着手中大红的请柬瞧了半响,脸色有些不自然:“看到你在客房住,她当然是不高兴的,看到我也在客房住,她松了口气,我只好告诉她你把水泼到床上去,害得我们没有在那边睡。”

“你……”沈心慈脸都红透了,可除了一个“你”,半句埋怨的话都说不出来。

看着她囧得不行但又有口难言的模样,男人唇角狡黠的勾起,冷酷的表情也微微松泛了

一些:“奶奶还给了一张请柬,城东顾家的金婚晚宴。”

沈心慈立刻就想到了上次的晚宴,那是她第一次正大光明以霍太太的身份出席宴会,却差点出糗。

这样的窘迫沈心慈不敢再经历一次,她也深信霍起云不会愿意带自己出席,忙道:“你放心,待会我会给奶奶打电话,告诉她我身体不适,不方便不出席。”

话落,霍起云刚刚还愉悦的心情,再度沉了下来。

“我们之间,什么时候轮到你自作主张了?”

从昨晚,到今天,她哪一次不是自作主张,说得好听点,是识趣,说得不好听点,是自作聪明。

“我……”沈心慈嘴唇张了张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心里苦恼极了。

从前她不听话,挨骂,如今她听话了,又挨骂,这男人到底想怎样?

“我就是担心我给你丢脸。”好半响,才勉强挤出了这四个字,她有些试探的说:“不如,你带你的女朋友们过去,或者林秘书也可以,我想他们应该很乐意代劳!”

“金婚晚宴。”霍起云着重强调了这四个字,再无耐性,冷哼出声:“请柬我已经放这里了,沈心慈,我再次警告你,我们之间,从来轮不到你做主。”

男人说着,摔门而去,带起一阵门风。

沈心慈怔了怔,等她终于想明白金婚晚宴四个字的意义,痛心疾首的追出去的时候,男人早就没了踪影。

“太太,又吵架了?”周妈有些心疼,也有些无奈的说:“这是药,先生吩咐我给您吃的药。”

沈心慈没说什么,接过药就吞了进去,和着水一饮而尽。

回到房间,将药抠出来以后,她靠在床头,抱着膝盖半响没说话。

是她做错了什么吗?无论做什么都会惹怒他,衰神附体吗?

还是,正因为他厌恶她,所以无论她做什么,他都会看不顺眼?

(本章完)
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 霍总,你的小娇妻又瘦了 邪夫,深夜来 让你选秀谁让你横扫娱乐圈了? 秦少,夫人的小奶狗来电了 我的姐姐风华绝代 天医战神 报告京少,你家少奶奶又野又撩 隐婚罪妻:傅少的秘密私宠 风云神婿 神医傻妃狠嚣张
返回顶部